北京旅游景点联盟

说说老鼠

楼主:海陆乱弹 时间:2020-06-30 16:52:02

 

      在我们那里,老鼠大致分成三种:一种是家鼠,尾巴长;一种是田鼠,尾巴短;另一种,怎么说它呢,像田鼠而又特别小,耳朵大,尾巴短,常在糠囤里吃糠末,我们叫它糠老鼠

 

  我最讨厌家鼠。家鼠吃东西时,总是一边吃,一边拉,一边尿,闹得糟蹋过的粮食只能扔掉,不能干别的。家鼠咬衣服时,会咬好多洞,每个洞还不大,总之衣服是不能穿了。家鼠没有存粮的习惯,没有了就出去偷,吃饱了就四处啃东西,磨牙。家鼠特别怕人,见了人就一溜烟跑掉,贼快。

 

  田鼠呢,确实是偷庄稼,但是你想想,庄稼一开始的时候还不是野草吗?作为食物链的同一层次,人和田鼠本无高下,只是以后人学会了刀耕火种、春种秋收之后,才和田鼠成了争夺同一食物的敌人。

  我挖过好多鼠洞,挖一次就对田鼠敬佩一次。当我们挖开鼠洞,会看到田鼠洞里很清洁,也很有层次,有粮仓,有卧室,有厕所,有通气孔,有前门和后门。我们的前辈,大概是看到了田鼠洞,才学会地道战的吧。田鼠的粮仓里有黄灿灿的玉米、大豆、麦子等等,这些都是田鼠一点点、一趟趟搬运回来,分门别类地贮藏起来的。它们的搬运工具就是两腮,想想也真是不容易。

  《世说新语》里有这么一段故事:
  “
郗公值永嘉丧乱,在乡里,甚穷馁。乡人以公名德,传共饴之。公常携兄子迈及外生周翼二小儿往食,乡人曰:各自饥困,以君之贤,欲共济君耳,恐不能兼有所存。公于是独往食,辄含饭两颊边,还,吐与二儿。……”

  感人吧?田鼠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 田鼠很看重他们的粮食,守护粮食的感情让田鼠们凶悍无比。当我们掘开它们的粮仓时,田鼠往往会扑到铁锨上,咬得咔咔有声。可是铁锨是无情的,铁锨后面的人更无情,胆敢和人斗的田鼠们总是遭到无情的镇压。他们死后,差不多都会吐出带血的粮食……

 


  在收购粮食的地方,或者在运送粮食的路边,也往往会有一些糠老鼠的身影。相对家鼠的无耻猥琐和田鼠的勤劳无畏,糠老鼠总是显得羞羞怯怯的。大约是动物越小越显得可爱可怜吧,人们似乎不怎么恨这种糠老鼠

  我记得有一年初二,我们兄弟几个骑着车子去拜年。头几天下了一场雪,雪不很大,但路边已经全覆盖了,只露出几茎枯黄的草。正骑着车子,有人喊:看,小老鼠!我们停下来,看到路边有两只小小的糠老鼠,在地上瑟瑟发抖。它们到底是夫妻,是兄弟,还是姐妹呢?它们见到人,只是缩了缩身子,也没有回洞的意思。有人提议打死它们,我说算了,它们肯定是洞里没有吃的才出来的,这么冷的天,用不着打,也会很快冻死的。

  大家重新骑上车子,我回头看了一下:唉,两只迷茫的、瑟瑟发抖的小糠老鼠偎在一起,在新年的阳光中给自己的生命数着秒……

 

      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