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旅游景点联盟

图识旅顺口(04)

楼主:桃源之外书画艺术 时间:2020-08-05 10:53:46


日本兵走了,清兵又回来重新收拾残局,但时间不长,俄国人(大鼻子)又来了。他们的借口很无厘头:三国干涉还辽,俺有功劳啊。

很多书上对这个时期旅顺的写法都错了,写成沙俄统治时期、俄国统治时期的等等,都有问题,正确的说法是:俄国强租旅大时期。

那时俄国的军舰不由分说地闯进旅顺港,硬生生地逼着清政府签订了《旅大租地条约》,因为在条约之前俄国的军舰已经强进旅顺口,而且谈起租借来,那是不由分说,所以学者们给出一个字叫“强”,因为毕竟有一个清政府不情愿签但不得不签的条约,所以学者们又给出一个字叫“租”。

旅顺口真是前门拒狼、后门迎熊。看看那时的报刊上的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时局图,那时的人们真的是把俄国比作了熊。



想想吧,才30年前,俄国在美国人的枪口下签订了条约,把阿拉斯加以超低廉的价格卖给了美国,那是怎样的屈辱,现在事过境迁了,他们俄国变成了拿着枪的人,受耻辱的变成了中国。

这就是弱国的处境,古今中外历史上的故事告诉我们:弱国无外交。国事如此,家事亦然,想找绝对的公平?到上帝那里吧!上帝会告诉你:你左边的脸蛋子上挨了一巴掌,你就把右边的脸蛋子再凑上去。只有毛泽东一语道破真理:落后就要挨打,受穷自然挨欺,这才是千古不破的真理。


可恨的是这俄国人说是“租”,但做起事来明白地告诉世人,他们根本没打算还,因为他们把旅顺打造成一个永久性要塞,做城市规划、建学校、建医院、在大清海防堡垒的基础上,围绕着旅顺口建了整整一圈的堡垒和炮台。这分明是拿自己不当外人,暖和暖和就上炕的节奏啊。

俄国人所做的市区规划以及俄国强租旅大时期在旅顺建的建筑,包括俄国人在旅顺修建的军事设施,至今深深影响着旅顺口的城市格局,那时旅顺口的地面上开始大量出现欧式建筑,随处可见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让旅顺一点一点地有了国际范的风采,这些建筑大多数至今仍在,成为旅顺特色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不错,旅顺口现在是个旅游圣地,很多人到旅顺看到这些精美的俄式建筑会发出由衷的赞叹,这样的建筑历经百年、千年也不会过时,而且历久弥珍,我这样说,可能有读者嫌我写得不细不要紧,以后对这些建筑我会更细致地去解说。

停泊在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旗舰“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”号战列舰。

停泊在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装甲舰“列特维赞”号。

停泊在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巡洋舰“新贵”号。


俄国人的做法别人都看在眼里,大清明白,但是心里有苦说不出来,因为大清怕俄国人。但有一个国家不高兴了,他不高兴就要行动,你不用猜,这个国家就是日本。当初日本就恨俄国人伙同德法将日本赶出了辽宁,现在俄国人进来了,日本人就更恨了:怎么着?你把我赶跑了,你倒是不费一枪一弹地占着旅大了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?你欺负中国人也就罢了,你这不是明摆着连我大和民族一起欺负么?

是的,大清怕俄国人,但明治维新后不断崛起的、且惯于好勇斗恨的日本人不怕俄国人,他们要称雄于亚洲乃至称雄世界,就必须要正面面对俄国人,于是日本人决定再度冒险去挑战这个貌似强大的俄罗斯民族。

于是在中国的领土上,两个帝国主义列强上演了一场残酷的、诡秘的、毫无荣誉感的狗咬狗式的战争,那就是日俄战争,日本人的说法是日露战争,因为他们把俄罗斯当做露水,自己当然是太阳,太阳一出,露自然消失,这么一解释,日本人觉得自己想不胜利都不行,所以自上而下地对这场战争的胜利充满了狂热的期待,战争的起点就是旅顺,时间是1904年2月8日。

反观俄国人,在旅顺折腾了近10年之后,自认为永久的军事要塞已经完备,面对这样的要塞,任何国家、任何军队都要退避三舍,自然对战争的准备不足,以致于当日本人的炮火打进旅顺港时,正搞舞会的俄国的权贵还以为是庆祝的礼炮呢。


这场战争打了一年,以日本人胜利而告终,日本人的冒险再次有了丰厚的回报,日本人再次占领旅顺,这一占,就是40年。可怜大清眼睁睁看着别国在自己的地盘上舞刀弄枪、比舰论炮的,自己只有低头品尝耻辱的份,真是情何以堪啊!

纳尼?两个邻居也不商量就跑到你家院里为了抢你家的水井打起来了,你却连门也不敢出一步,屁也不敢放一个,你敢说你不羞辱?

这事也只有大清做得出来,也只有中国在那个时代做得出来。想想吧,新中国刚刚成立两年,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就扫荡了北朝鲜,不顾中国的警告打过了三八线,那时的中国正是极贫积弱、百废待举,我们不是一样“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”,这为的是国家的利益嘛,那是何等的气魄和胆略。



上面的照片就是日本占领旅顺口后,在白玉山上得意地望着旅顺军港内被炮火击沉的俄国军舰,得意之情溢于一投脚、一举手之间,很有那种不可一世的架式,这张照片不仅是俄国人心中的痛,也是中国人心中的痛。在军事强权的年代,弱者必然要承受这种痛。

当然,有痛就要抒发,来看看这首诗:

我们是旅顺、大连,孪生的兄弟。

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地比拟?

两个强邻将我来回地蹴蹋,

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。

母亲,归期到了,快领我们回来。

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!

母亲!我们要回来,母亲!

这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爱国诗篇《七子之歌》组诗中的最后一首,刊登在1925年的《现代评论》上,为中国著名学者和诗人闻一多先生在美国留学期间创作。我们今天大多数人因澳门回归而对澳门那一首诗特别熟悉,甚至可以出口成诵: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真名,我离开你太久了,母亲。《七子之歌》以拟人的笔法,将我国当时被列强掠走的7处失地,即澳门、香港岛、台湾、威海卫、广州湾、九龙岛、旅顺和大连,比作远离母亲的7个孩子,哭诉他们受尽异族欺凌、渴望回到母亲怀抱的情感,既抒发了对祖国的怀念和赞美,也表达了对帝国主义列强的诅咒。闻一多的诗不仅是旅顺人的心声,也是全国人的心声。

上图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旅顺口军港

长达40年的日本殖民统治,使旅顺在城市建设上有了很大的改观,旅顺的建筑风格也更加多样化了:一是战迹类碑塔陡然增加,当然这是日本人为了宣扬他们的武士道精神而建;二是加入了大量日式风格的建筑,建筑风格的多样化,让旅顺成为天然的影视基地,至今有大量的影视剧是以旅顺为外景拍摄的;三是城市格局大致定型,形成了今天旅顺城区的主体架构。

上帝让他灭亡,必先让他疯狂,行走江湖,迟早是要还的(记不清这是哪一部香港电影里的台词了),日本人一贯的军事冒险主义,让他招惹了他不该惹、也惹不起的人,袭击珍珠港是他们袭击旅顺港的升级版,消息传来,美国人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(这好像也是一句电影台词),而日本人的所有对手都在窃笑,从此中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。斯大林也从欧洲战场上腾出手来,要代表俄罗斯民族向日本讨个说法,这么一来,日本人突然发现,在自己的同伴德国希特勒和意大昨墨索里尼战败倒下后,他自个要与北美洲的美国、加拿大打、要与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打,要与欧洲的苏联、英国打、还要与亚洲的中国、朝鲜、菲律宾、缅甸、印度等打,这不是战争狂人是什么?这一次,小日本连家底都要输出去了。

 上图为苏联红军进驻旅顺口


1945年8月22日,苏联红军进驻旅顺口,旅顺口又回到了……呃,这话我不知怎么说,反正至1949年10月1日以前的旅顺口名义上是蒋介石的,但国民党没有一天在旅顺能说得算,那时旅顺叫作“绿皮红瓤”式的西瓜政权,中国共产党在这个时期取得了对旅顺口的实际操作权。新中国成立后,由于毛泽东的强硬,让斯大林领略到这个小老弟原来也不是个跟班的,也有雄心壮志,毛泽东的理由很简单: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,中国的大地上不能再有外国军队的存在。这话说得,那才叫体现了一个大国的情怀。本来么,亲兄弟还得明算帐,日本人已经投降那么多年了,你苏联老大哥还赖在旅顺口不走是什么意思?这样,苏联红军在1955年撤离旅顺口,从朝鲜归国的第三军团正式接防旅顺。至此,旅顺口才算得上完全地、真正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。从1894至1955年,整整60年的历程,旅顺口,你的经历让你扼腕感叹!

     

至今,旅顺口已经已经展示出大国军港的风采,这里成为一个新兴之城、宜居之城、旅游之城、拥有厚重历史文化的名城,现实的旅顺正向绿色经济区质量型转化,也由此祝愿旅顺在历经苦难之后,涅磐重生,飞速发展。

至此有关旅顺口的总说部分算是告一段落,这里我把旅顺口狭隘地缩至为军港,但讲的既不细也不全,权当做对旅顺口有一个粗略的印象,不致于以后讲至旅顺各细处时大家在来龙去脉上找不着北。在此没有提及大坞及军港的细节,有待今后不长时间内去补叙。望大家理解。《图识旅顺口》的第一部分算是完成了,敬请阅读下一部分《白玉山》。

以下说点题外话:我在做《图识旅顺口》时,本想以《回眸中的记忆》为蓝本,在文字上再补充一点个人的理解,但就是这样简单的文章,得到了旅顺父老乡亲热忱的支持和鼓励。就连对旅顺没有一点认知的我的大学同学也通过该文了解了旅顺,并予以热情的支持。以下是大学同学为我写的一段文字,使我受宠若惊并自感惭愧。现全文录之,以表示我对同学的感谢。

淮北风月,难忘圣君。大一同舍,倍觉温馨。深情待舍友,厚道铸真诚。记其发短眉俊,面容文静,目光款款散清新。忆其语暖心热,性情敦敏,谈笑声声传趣闻。好围棋,捉子长思,棋道远过棋术。喜结友,悦左谐右,友情重于相山。开学际,大连零食,常嬉嬉洞开室友胃口。生活里,率真启唇,总轻轻化去同舍心结。时光走远,走不掉一个长围飘飘的帅小身影。过往留欢,抹不去一个回味甜甜的大名圣君。看而今,尔雅兮温文,用岁月沉淀出一身才情,赤心兮绣口,将才情化生为《图说旅顺》。读之有幸,字字句句充满真心。有幸读之,点点滴滴引人长思。幸兮幸兮,生之意趣,歌其歌兮义其义,乐其乐兮力其力。遥祝圣君,似旅顺口的清风,伴海鸥轻翔,如星海湾的潮水,随白浪欢飞。岁月静好,生活安馨。


作者:刘圣君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